雨花毓秀小区整治

作者:snow888    发布时间:2019-12-05 06:41    浏览::

  呈贡大学城聚集了昆明的多所高校,高校周边,雨花毓秀、前卫营、书香大地、柏枝营、沐春园等小区相继建成,为了赚钱,一些经营者在小区里开起了“黑宾馆”。民房商用、随意涨价和众多安全隐患,在客人、老板、小区住户之间心照不宣。

  今年3月,呈贡区以雨花毓秀小区为试点,先行启动整治住宅小区“住改商”的工作。5月,第一批110户和第二批115户确认违法事实的业主,已被函告水电气部门停止供应水电气,随后有50余户业主开始自行整改并通过验收。

  6月底,记者来到呈贡大学城走访发现,雨花毓秀小区内原本铺天盖地的“黑宾馆”招牌不见了,但网络平台上却有大量该小区的订房电话,而其他小区的“黑宾馆”依旧明目张胆地在经营。

  “雨花毓秀的宾馆很多都没有招牌,美团上订了房,老板会给你一个房号和密码。”在该小区“黑宾馆”住过多次的大学生小龙说,“根据短信提示就可以找到宾馆。”

  6月28日,记者在美团上联系“简爱宾馆”的老板:“我想先看看房可以吗?”“可以,我给你发地址和房间密码。”挂断电话,对方便把路线、房号和进门密码以短信形式发到记者手机上。“简爱宾馆”位于诚意苑E栋2单元5楼302室,这是一套跃层房,楼上楼下一共被改造成10个房间。“宾馆”没有前台也没有工作人员,也没有摄像头和招牌,狭小的客厅里只摆了一个小沙发和一张茶几。除了小区楼道里物业安装的灭火器,该“宾馆”内外再无其他灭火设备。老板称,为这事他常被罚款。

  “今天只剩两间房了。”老板称,虽然是隔断房,但并不缺客人,每到周末住得满满当当。老板在电话里称:“我有两个宾馆,一个叫‘简爱’,一个叫‘崎舍’。”

  “为何没看见证件。”记者问。“证件有的,有营业执照,没有税务登记证。”老板回答后发来营业执照的照片,上面显示酒店名称为“呈贡崎舍酒店”,注册时间2018年5月,注册地址在书香大地小区。“因为‘简爱’被别人注册了,我们注册不了。”就这样,这位老板用一个营业执照,经营着两家“黑宾馆”。

  28日中午,气温将近30℃,云南民族大学对面的前卫营小区门口,“黑宾馆”的老板已经在路口招揽生意了。遇见行人便问:“帅哥/美女住宿吗?”见对方没搭理,又跟上去几步:“免费WiFi,有热水。”

  小区里,单元门前的红色招牌十分显眼,上面写着宾馆的名字和电话,有的还标注了宾馆具体楼层和房号。记者拨通一家名为玲源招待所的电话,表示想看房,一名年轻女士很快打开单元门带记者上楼。

  这个所谓的招待所将一套住房隔成了大小不同的好几个房间,价格为60元、70元、80元不等。房间里仅有一张小床,在阳台上有个卫生间。当天是周末,老板显得很忙,听到有人敲门,就匆匆跑下楼接来一对学生情侣看房间。

  “单元门没有锁,你自己进去看。”在另一栋楼,好运来宾馆的老板在电话里表示,她在路上揽生意,让记者自行到502看房,看完以后再谈价格。502号房开着门,门口的塑料凳子上放着入住客人的身份登记表,床单被套和拖把一起堆在角落里,没有灭火设备也没有摄像头。这套90平米的住房被隔成了5个房间。“我有3个地方,这里看不上还有其他装修风格的。”老板称,这3个地方,都是她从房东手里租过来的。

  在大学城经营过“黑宾馆”的李林(化名)透露,这些“黑宾馆”只有营业执照,没有特种行业许可证和消防证。“所有‘黑宾馆’的老板都知道违规,但还是要开。”

  “黑宾馆”的顾客主要是大学生,而价格便宜是附近大学生愿意租住隔断房的主要原因。“我弟弟之前来昆明,因为正规酒店价格太高,就住在小区里。”某高校的学生小荣说,“每天40元,省下来的钱可以买很多其他东西。”小荣说他从没考虑过安全问题:“这么多年了也没发生过什么事情,觉得挺安全的。”

  美团上,“黑宾馆”的单价一般在几十元,贵一些的100多元;正规的商业酒店单价从100多元到几百元不等。“有时候也不在美团上订,一些学生和宾馆老板熟悉,直接在微信上联系就订房了。”大学生小龙就住过这样的房间,“前几天住的还是用木板打的隔断呢。”避开美团抽成,宾馆老板收费也会便宜一些,所以不论是学生和“黑宾馆”老板,都愿意私下联系订房。

  住宿的原因也各有不同——亲戚朋友来学校看望学生,周末情侣约会,聚餐、唱歌错过了学校宿舍关门时间……综合各种原因,“黑宾馆”总结出一套行业规律:周日至周四降价,周五至周六或节假日涨价。涨价幅度根据情况而定,涨幅一般为几十元。如果遇到大学城有高校被选做公务员和职业资格证书考试考点,涨价几百元也一房难求。

  “每天的运营成本也就200元左右,开两个房间就够了。”李林介绍,“和正规酒店比起来,在小区里开宾馆非常简单。在租来的民房里打几个隔断,违法修建几个洗手间,就可以对外营业了。虽然这些小区房属于民房,不具有经营宾馆的条件和资质,但民用房水电费和房租很低,没有办证也不需要花费昂贵的办证费用,经营者大多不会亏本。”

  与之相反,大学城附近合法的商业酒店生意并不好。原因是酒店成本高,收费较高,学生承担不起,导致劣币逐渐驱逐良币。

  李林说。今年3月,呈贡区以雨花毓秀小区为试点,先行启动整治住宅小区“住改商”的工作。对确认违法事实的业主及时函告水电气部门停止供水电气,已有50余户业主开始自行整改并通过验收。

  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整改工作面临困难。形势紧张的时候,“黑宾馆”的经营者就会把挂在阳台上的招牌收起来,执法人员很难发现。一些“黑宾馆”甚至没有招牌,一直隐藏在小区里。前来住宿的学生大部分都使用网络平台订房,招牌只是方便客人寻找,对生意没有太大影响。

  如果不幸被执法人员查到,“黑宾馆”也有应对措施:事先和客人讲好,遇到检查就说自己是月租,不是住宾馆。执法者无可奈何。“都知道不合法,但不继续开就要亏钱。”李林说,通常,“黑宾馆”经营者与房东的租房合同为5年起步,愿意把房子租给经营者的房东,在签租房合同时,都会加上到期后要拆除所有装修,恢复原貌的条款。

  雨花毓秀小区物业称,该小区内就有几百家这样的“黑宾馆”,虽然知道有这样的情况,但物业没有执法权,因为没有权力干涉。如果遇到有小区住户举报,物管会把信息反馈给住建部门,由他们出面处理,但是举报线索不太多。“我家对面曾经就是间隔断房,也没什么。”雨花毓秀住户李女士说,“在北京工作的时候就住的是隔断房,习惯了。”

  去年5月1日实施的《昆明市居住房屋租赁管理办法》规定,昆明市内的出租居住房屋不得分隔搭建隔断或按照床位出租。

  今年3月25日,一份《关于加强雨花毓秀小区房屋租赁管理的通告》张贴在各单元楼前,要求2019年4月10日前,小区业主自行对照通告内容进行整改,恢复房屋原状。

  4月23日,呈贡区城管部门和住建部门的工作人员依法对小区外立面悬挂的招租广告牌进行强制拆除,同时,呈贡区住建部门的工作人员还在雨花毓秀小区业主中心设立了临时办公点,与物业公司联合办公,整治雨花毓秀小区“住改商”的问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